香蕉鱼韩漫app手机版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第一天,乌恒与那青木鼎不分伯仲,在相同速度水准线上。

而到了第二天,青木鼎已有些灵力不支,速度开始下降许多,它可不像乌恒,能依仗着黄金仙露补充。

对方速度一慢,乌恒便逐渐将距离拉近开来,因为先前隔开的太远,且飞行速度太快又有着炽盛青光笼罩,他难以看真切这尊青铜鼎真正模样,如今百米开外一看,发现其模样与画像中的几乎一模一样,不过巴掌大小,很难想象这巴掌大小的青木鼎能有什么用途,莫非只是个精巧装饰物不成?

木鼎四面雕琢着一些古朴纹路,没有龙凤,也没有虎兽,倒是有着几株风雨飘摇的草木雕刻在木鼎四面,朴实无华,不带半分压迫气势。

雕刻龙凤,显示不凡,雕刻虎兽,显示气魄,这雕刻几株风一吹就被压弯的杂草是为了表达什么,表达自己是脆弱吗?

乌恒始终没能弄明白其中真意,不过对方显然灵力不支了,所以他并不着急什么,到时候只要将其抓住找人询问一番不能弄明白了!

百米的差距,被迅速拉近,不知不觉间乌恒几乎触手可及青木鼎,与那青木鼎不过分米只差。

“终于要抓到了,真是费劲千辛万苦!”他隐隐压抑不支内心的兴奋,一脸喜悦之色,可脸上喜悦之色很快就随之烟消云散,转之为凝重,他发现周围突然杀机四起,有数十道来势汹汹的气机靠近了过来。

“究竟是何方妖孽在转神弄鬼冒充魔帝,闹的我北海人心惶惶!”一个雄浑的声音响彻高天,是位大人物。

北海坐落两大超级势力,一是青阳盟,已经被灭,二是赶尸派,但赶尸派素来少有露面,并不过于理会人间凡俗事情。

乌恒直接将两大教派嫌疑给排除,想必就算青阳盟余党想报仇,也不会光明正大的来找死!

吊带背心小清新美女文艺诱人艺术写真

莫非是北海排名第三的超级势力?

青阳盟覆灭后,中州八大势力重新洗牌,如今排名第八的是一个很古老世家,名为三仙庄,且世人有着惊人发现,认为这三仙庄的强者完全不比青阳盟少,甚至比其鼎盛时期还要强上几分,只因为这三仙庄比较低调,名气并没有被广泛得知,所以才被青阳盟给压了一头。

其实这也算正常之事,很多古老世家都隐姓埋名,但其底蕴不会弱于八大势力,岭山蛮族就是一个很好例子。

不管来者究竟何人,乌恒觉得还是先把青木鼎拿到手比较要紧,他伸手一探,眼看就要抓住青木鼎了,却被人给捷足先登,一只小巧白皙的手快他一步,在前方截住了青木鼎。

乌恒辛辛苦苦追逐十六个时辰,耗尽气力,只要那么一伸手就能抓住可恶的青木鼎,这时候居然有人给这一手,怎能叫人不怒?

按照他的脾气,那一定是祭出上古翻天锤痛快决死战,不过当乌恒想怒气冲冲询问来者什么意思时,发现眼前十米开外劫走青木鼎的居然是个女子,双十年华,明眸皓齿,很灵动与漂亮,于是他不好发作,但依然一脸不快之色,伸手冲其道:“快把木鼎还我!”

“明明是我先夺得青木鼎,那不就是我的东西了,为什么还?”女子的声音很清脆动人,带着几分小调皮,身着青衫长裙,身姿小巧玲珑,一张精致鹅蛋脸很秀美,算不上倾城倾国,给人一种邻家女孩的感觉。

说着,她还将双手把木鼎紧紧捧在怀里,嘟着嘴巴,仿佛乌恒才是抢东西的坏人。

乌恒满脑子黑线,道:“这人好不讲道理,我辛辛苦苦追了十六个时辰,才将其耗的筋疲力竭,不然能将它抓住?”

“无主之物,谁先得到那就是谁的,武修界的规矩都这样,我哪里不讲道理了?”青衫长裙女子口齿伶俐,眸子带着灵气,闪烁着晶莹,很漂亮动人,裙摆摇曳间,裙下显露出来的一双小腿,优雅而曼妙,洁白修长,泛着淡淡光泽。

她发现眼前这年轻人并没有人们说的那般可怕,面容清秀,一身白衣,带着书卷气质,也没有浑身魔气冲天,看起来在正常不过了,一时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番,见他生气却强忍不发的模样,倒觉得还蛮可爱的。

“彩儿,快离这魔头远一点,就算他不是真正的魔帝,那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修!”这时,先前那质问乌恒的雄浑声音传来。

只见一名蓝袍老者带领数十名高手飞了过来,每个人手中还拿着阵纹卷轴,应该是有备而来,要抓住这个闹的北海人心惶惶的魔修。

“们这些人,也太不讲理了,我辛辛苦苦追青木鼎那么久,们将其截住就算了,如今却还说我是杀人不眨眼的魔修!”乌恒很无言,自己堂堂人族神体,居然被当做魔修看待了。

“哼,一个魔修别在狡辩了,我三仙庄的弟子亲眼看到一身魔气冲天,追着一颗青色光团在北海肆意横行。”蓝色长袍老者开口,他须发皆白,满脸皱纹,眉宇带着一股强势气盖,是名通天二境的强者,身边个个都是高手,一人在通天一境巅峰,一人刚进入通天境,其余都是化龙境修士。

“果然是七仙庄的人,看来传闻不假,底蕴的确深厚,一出动就有三名通天强者。”乌恒看着对方自语,要是平日里,他倒也不会惧怕,但现在因为一直以着超负荷状态追逐青木鼎,导致气海精元完全跟不上,体力消耗也很大,怕对上他们会很棘手。

他当即取出一滴黄金仙露服用下去,到时候战斗起来,也不会怕精元之力跟不上。

“绝世仙珍黄金仙露?”见状,蓝袍老者眉头皱的更深了,对方是明摆着要准备迎战啊,他赶忙抬手指挥道:“布阵,困住这个魔头!”

“鹿长老,我看他不像什么魔头啊,会不会是抓错人了?”在一边旁观的灵彩儿忽然开口道,一脸犹豫之色。

蓝袍老者道:“不会抓错人,根据见过他踪影的弟子描述,说此人身上荒古魔气很浓郁,方圆百里都不敢有鸟兽靠近,定是个魔修,而且还是个杀了很多人的魔修,不然身上荒古魔气不至于吓的百里周边都不会有鸟兽敢靠近。”

“但,但他现在身上好像没有半分邪异气息,好像是个手无搏鸡之力的书生。”灵彩儿弱弱说道,心中隐隐有些愧疚,毕竟自己抢了人家辛辛苦苦追逐十六个时辰的青木鼎。

“魔修最善于伪装,否则他们早就被我们正派人士覆灭了。”蓝袍老者坚决道,看向乌恒的很凌厉,似乎杀意已绝,没人可以阻止。

乌恒顿时觉得有些好笑,道:“哈哈哈哈,们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正派人士,却在毫无证据的情况就要杀人,莫非这就是所谓的正派?”

“哼,杀一个魔修需要证据吗?”对方反驳。

“那见我在北海杀过人了吗?”乌恒反问。

一瞬间,三仙庄修士面面相觑,无话可说,北海最近的确没出现什么魔修杀人之事。

“这小子对答如流,看来还是个有着不小道行的魔修。”蓝袍老者双眼眯成一条缝隙,打量着乌恒,以着一副都在掌控中的姿态冲其道:“小子,嘴还挺硬,看来不出手,是不会招供了!”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何惧之有!”乌恒开始强势起来,就算精元之力暂时运转不上来,靠着肉身与他们战,也能撑住一会儿。

“轰”

届时,蓝袍老者不在废话,爆出一身炽盛蓝光,打出摧枯拉朽的一掌压来。

其速度很快,一闪即使,疏忽眨眼皮功夫,乌恒就得中招。

他当即同样打出一掌迎去,与对方气势比起来,就要逊色很多了,身上没有任何光华,用的是蛮力,因为精元之力还在恢复,用不出什么圣书来,就只能硬打了。

“真是狂妄,面对鹿长老他居然不用精元之力!”三仙庄的修士不屑出言,这样的人,活不长远,也不会有什么大作为。

蓝袍老者却冷哼道:“他不是狂妄,而是因为追逐青木鼎太久,精元之力耗尽,黔驴技穷了!”

“哈哈,那岂不是手到擒来,替天行道斩魔修完全不需要费工夫!”三仙庄修士发笑,叫嚣了起来。

砰!

这时,双方掌心已然碰撞在了一起,蓝袍老者震惊当场,面部表情几乎在那一瞬间凝固,在不使用精元之力的状况下,对方竟能浑然不动,就直挺挺站在那里,自己则感觉如撞上了一座巨峰,力道很沉着,完全推不动。

乌恒皱着眉头,虽然交手间,并没有落下风,但也着实不轻松,不使用精元之力,面对一名通天二境修士一掌,可不是闹着玩的,特别他现在体力耗尽,长时间没能得到补偿。

精元之力是靠吸收天地灵气恢复,体力则需要休息与补充食物里面的热量。

别以为修士不吃饭,圣人也是需要吃饭的,只是在特殊情况下,他们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辟谷。

“年纪轻轻,还真有点本事。”蓝袍老者惊叹,随后战意更浓厚,欲打出圣法降服。

“等一等,们别打了,这木鼎,这木鼎怎么和神农鼎长一个样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