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之家app 2.2

“欺骗过我的感情……”

这一句话,无疑使人浮想联翩。

台上,几乎无人不面露诧异、诡异乃至暧昧的神情。

特别是徐乔恩,顿时杏眼圆睁,本来还振奋于宋澈即将力挽狂澜的表现,结果这番话犹如一盆冷水,霎时浇灭了她的热情。

这大猪蹄子,什么时候连韩国妞都招惹上了!

还欺负过人家,难不成还当过始乱终弃的负心汉?

一时间,关于宋澈提起裤子不认账的薄情故事,在徐医生的脑海中酝酿萌发了。

也让众多唯恐天下不乱的吃瓜群众们,兴致勃勃的起哄,八卦着关于宋澈同学为国争光、征服韩妞的壮举。

连陈道会和董千秋都显得诧异莫名,忍不住问向茂林,“这韩国女孩子之前来你们学校当过交换生,她和宋澈到底是什么关系?”

向茂林哭笑不得:“就是很普通的同学关系,不过也确实闹出过一段蜚短流长的小故事。”

接着,向茂林就把自己当年知道的那段故事大概讲解了一番。

几年前,崔智恩作为交换生来东江大学医学院进修中医学。

游乐园少女

作为一个韩国美少女,她自然吸引到了众多的关注。

其中不乏男学生们的追求和钦慕。

不过,宋澈同学却不是其中一员。

那时他还满心迷恋于女神俞红鲤。

一项选修课,宋澈和几个同学,被分配到了和崔智恩一起。

那几个无良同学就在那研究崔智恩到底整没整容过。

宋澈同学连人家女孩子有没有怀孕、是不是处女都一目了然,这点自然也逃不过他的锐眼。

于是乎,宋澈就赌了一个月的夜宵钱,赌崔智恩整过!

大家对宋澈的眼光深信不疑,也跟着加注。

只有少数几个坚持崔智恩的脸是原装货。

但问题也来了:怎么证明崔智恩到底整没整过。

直接问肯定行不通的。

崔智恩无论如何都会说没整。

一番合计,还是宋澈扛起了打假任务。

因为那时宋澈已经考上研究生,混了个助教,于是就跟任课讲师商议下一个课题干脆讲一讲整容医学。

整容也是时下很热门的医学种类。

讲师觉得挺有意思,于是在那次课上就讲解了关于整容医学的情况。

一讲这个话题,很默契的,许多的目光就聚焦到了崔智恩的脸上。

崔智恩也察觉到大家的“质疑目光”,一时间很是窘迫和气愤。

这时候,我们的宋澈同学挺身而出,向讲师坦言自己有一套独家的中医技巧能鉴别整容。

对于宋澈“贼喊捉贼”,讲师虽然纳闷,但还是由着这小子上台表演了。

接着,宋澈自然而然的邀请崔智恩配合自己的演示。

崔智恩对自己的天然容貌毫不心虚,又想向大家证明自己的“清白”,就壮着胆子上台了。

这一去,就上了贼船。

“难道那小子还现场捏人家女孩子的脸蛋啊?”陈道会苦笑道。

看来,这小子是从学生时代就开始习惯性的作妖了。

“那倒不至于那么离谱,但是那小子也确实闹得不成体统了。”向茂林摇头道,看着在台上争论的宋澈、崔智恩和金宰亨,依稀回顾起了当年的那起荒诞事。

那次,宋澈用了一招很特殊的鉴别方法:画皮!

他借了一只画眉笔,从崔智恩的额头、眉梢、眼角到鼻梁、下颌等部位,陆续点出了几个不规律的黑点。

并且将那个黑点的间距量出来。

接着,他依样画葫芦,在自己的脸上也依次描出了这几个点,取间距之后,将两人的五官黑点,依次照搬描绘在了纸张上。

结果这一画,就画出了一个小奇迹。

宋澈的五官黑点,落在白纸上之后,通过连线,居然形成了一个类似北斗星的排列图案!

而崔智恩的五官黑点,相比之下,排列得却有些“别扭”。

这当然不能证明什么。

但随后,宋澈让讲师和其他两个同学也用同样的方法尝试了一下,排列出的图案也跟宋澈的图案排序一模一样!

连间距也根据比例大小的缩放,完吻合!

“后来我了解到,这原理就是通过中医的经络气机,按照穴位排布,描绘出的图案。”向茂林沉吟道:“每个人脸上的穴位,只要是天然形成的,哪怕间距不一致,但按照比例缩放,也肯定是吻合的,否则所谓的针灸也就不成立了。”

“那这个韩国女孩子,真的就被当场揭露为整容?”陈道会也兴致勃勃的八卦了起来,着实没料到中医还有这么一套能鉴别整容的新奇法子。

“当时,崔智恩又委屈又愤慨,差点就哭出来了,还以人格发誓,说自己从未在脸上动过刀子。”向茂林苦笑道:“好在,宋澈也及时给人家女孩子证明了清白,说她确实没在脸上动过刀子,只是整了牙齿,以至于改变了颧骨到下颌骨的间距。”

整牙到底算不算整容,至今还有争议。

但在那时有些一根筋的宋澈同学看来,只要是改变了天然的脸庞五官,就算是整容!

因此,那堂课闹得不欢而散,宋澈和崔智恩的梁子也结下了。

“本来事情到这里就该结束的,谁知道那个讲师居然把这个发现拿去当自己的学术论文,发表在了当期的学校刊物上,给崔智恩惹来了许多闲言碎语,一度惊动了留学生管理处。”

向茂林感慨道:“我就找来宋澈批评了一通,这小子倒也有担当,主动跟崔智恩道了歉,崔智恩没计较,而且还对宋澈的中医术很感兴趣,提出让宋澈将功补过,教她中医。”

真相原来如此。

陈道会等人醒悟过来,看着台上的闹剧,又不禁大摇其头。

行啊。

当年委屈了人家韩国姑娘,如此再次重逢,居然又当众让人家姑娘下不了台。

这笔糊涂的桃花债,看样子怕是要越描越黑咯。

果不其然,崔智恩含冤莫名、百口莫辩,委屈得差点哭出来了,道:“金教授,宋澈同学就是当年我来东江大学进修的时候,辅导过我的中医,除此之外,我们再无其他的关系……不过,他确实欺骗了我。”

“骗了你什么!”金宰亨瞪眼道。

崔智恩幽幽怨怨的瞥了眼宋澈,嘟囔道:“他说好教我中医术,但结果我学了好久,才发现这些知识,都是在图书馆里的书籍上能查得到的。”

宋澈很严肃的道:“崔智恩同学,这就是你的不厚道了,我自己也是从那些中医书里学到了知识,再传给你,这教育模式不是很正常嘛。”

“可我想学的是书本上学不到的,我知道,你故意掩藏了实力!”崔智恩噘着嘴道。

宋澈摊摊手:“这件事,我当年就跟你说过了,有些祖传的医术,未经允许,我不能擅自传授外人,尤其还是外国人。”

“行了,别吵了!”

金宰亨看两人越扯越离谱,实在没耐心再瞎折腾,沉声道:“崔智恩,你马上给我滚下去!回头准备好检讨向我解释!”

崔智恩连忙鞠躬认错,垂着头往台下走,临走前,还不忘幽怨委屈的瞪了眼宋澈。

“我也没兴趣再听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了,如果你不能堂堂正正的拿出医学实力,推翻我们的学术成果,那也立刻给我滚下去!等明天,我会向你们的医学管理机构提出追责抗议的!”

金宰亨阴测测的道。

这个舞台,是给他装逼打脸华夏中医、以及奠定韩医地位的舞台,现在被宋澈的嘴炮给轰得一团乱麻,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洪荒之力了!

宋澈的眉头一挑,道:“那好,既然金教授这么不爱惜面子,那我就成你吧。”

顿了顿,宋澈又问道:“金教授,请问你之所以能研发出这款治疗埃博拉的中成药,是不是得到了黑田章教授的指点?准确的说,是受到了南非那个喝过牛尿的埃博拉患者事件的启发?”

金宰亨的眼神闪烁,道:“不管你怎么说三道四,这都是我们大韩民国医学界的研发成果,没有谁有资格瓜分果实!”

“可以,也没人想贪这点功劳,毕竟谁也做不到你们韩国人那么理直气壮的霸道。”宋澈冷笑道:“那我再问一句,金教授不知有没有听说,现在非洲几个爆发的埃博拉疫情地区,已经有科研机构发现,一些埃博拉病毒有变种升级的情况?!”

金宰亨的嘴角一抽,脸色紧绷住了。

“如果消息属实的话,那非洲将再次迎来一场浩劫。”宋澈扭头,环顾着台下众人,朗声道:“这同时也意味着,目前世界上,研发出了的那些疫苗和药物,很大可能已经落伍了!”

当场再度震惊哗然的时候,宋澈看着金宰亨,一字一句道:“至于你们研发的那款中成药,放到现在,很遗憾的说,已经不仅是原地踏步了,而是属于滞销品了!”

“现在,金教授你拿一个落伍的滞销品,在我们华夏医学界的面前显摆炫耀,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