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狠狠撸人体网

百里城上次有这般热闹之时,还是天武大会举办之日。

只是如今一切都发生了改变,整座城池暗潮涌动。

来自各个大陆,各个势力的人都聚集在了这里。

根据荡魔盟所说,无论什么身份、无论何种势力,只要愿覆灭魔族者,都可以参加这次的荡魔大会。

至于盟主之位,就要凭实力说话了。

徐子墨与林如虎两人来到百里城,将混沌和黑暗天虎收了起来。

“子墨哥,咱们这样去会不会目标太大了?”林如虎问道。

毕竟整个荡魔盟都是为了徐子墨而组织的,如今作为主角的他如此大摇大摆的走进去,目标实属太大了。

“你去买两个面具,咱们带上。

先不着急,我倒是好奇他们这荡魔大会是什么样的。”

徐子墨说道:“另外,帮我调查一下,这次来的主要势力都有哪些。”

“知道了,”林如虎点点头。

复古圆框眼镜文艺美女戴鸭舌帽清新街拍

他走进城池内,买了两张修罗的面具。

一黑一白,狰狞又霸气。

徐子墨带着白的,随即紧跟着走进了城池。

或许是聚集在城内的人多了,就连街道旁的商贩也多了起来。

各种叫卖声,以及各种食物的香味参杂在空气中。

“荡魔大会明天开始,咱们先找个地方休息吧。”

林如虎提议道。

“去人多的酒楼,打探消息也方便些。”

徐子墨点点头,也没有拒绝。

这百里城上次天武大会之时,徐子墨也来过一次。

只不过他没有特意关注过这座城池。

反而是林如虎对这里的了解要多得多。

在林如虎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一处高耸入云的酒楼前。

这酒楼名字叫摘星楼。

徐子墨仰头去看,一眼看不到尽头,气势宏伟,可以说巍峨壮丽。

“这里是百里城最有名的酒楼,共三十三层,有三十三重天之称。”

林如虎介绍道:“据说这摘星之名还是来自于长空大帝。

传说长空大帝年轻之时,曾站在这摘星楼的最高层,有一夜,忽有流星坠落。

长空大帝一伸手,便是星辰落在手心,从此便有了摘星之名。”

“胡扯,这酒楼倒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徐子墨笑道。

“星辰距离我们十万八千里,从远处看虽渺小如尘,但每一颗星辰都庞大无比。

一颗星辰就足以毁了这百里城,长空大帝年轻时尚未成帝,如何手摘星辰?”

“这我就不知道了,”林如虎嘿嘿笑道。

“反正传说就是这样。”

两人来到摘星楼的门前,只见这大门同样气势恢宏。

五行金凝炼的大门,青红色的楼阁门窗,还有些许异兽雕刻而至。

尤其是牌匾上的摘星二字,更是用星辰晶打造,渲染无比。

就差挂两条银河上去了。

两名身穿红色长袍,身材无可挑剔的女子站在大门两边迎着客。

最近这几天是百里城最重大的日子,连摘星楼的掌柜都亲自出来,在门口开始接纳众人。

“进去看看,”徐子墨笑道。

当两人走至门口时,突然被这掌柜的给拦下了。

“干什么?”林如虎皱眉问道。

他带着黑修罗面具倒与他魁梧的身体相符,有些威慑力。

“这位客人,我们摘星楼如今被百里家族包下了,只招待参加荡魔大会的客人,”掌柜的和善的笑道。

“我们兄弟二人便是来参加这大会的,怎滴?”林如虎回道。

“这大会也不是谁都有资格参加的,请问两位可有什么名号?”掌柜的问道。

“我们黑白修罗当年纵横整个大陆时,你还不知道在哪。

如今也有资格来过问我们?”林如虎一把抓住对方的领口,恶狠狠的说道。

既然是来闹事的,他也不打算客气。

这摘星楼能在百里城有如此规模,说跟百里家族没关系谁也不可能信。

掌柜的面色微变,还没等到开口说话。

只见摘星楼内就传来一声不屑的嗤笑。

“两个无名之辈也不看看地方,就敢在这里撒野。

我劝你还是先跟掌柜的道歉吧。”

“谁?谁在说话?”林如虎抬头,虎眼环瞪,冷哼道。

他的目光朝楼内看去,这里面的空间宽阔,密密麻麻的坐着许多人。

而说话之人,便是其中一桌的青年。

这青年跟一名老者坐在一起,正悠闲的品着茶。

“谁家狗,怎么没人管管,就在这乱叫?”林如虎说道。

“砰”的一声,只见青年手中的茶杯直接被拍碎。

怒气冲冲的看向林如虎,说道:“小子,嘴巴放干净点。”

“怎么?我说的不对?”林如虎反问道。

“我跟掌柜的在这理论,有你什么事?用你多管闲事。”

“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谁?”青年站起身,一袭白袍,脸庞带着阴柔之感。

双眸中隐隐有威压散发而出。

“难不成是太监?”林如虎猜测道。

“这位兄弟,他是天禽派的圣子张世昊,”旁边有男子笑着解释道。

看得出他身份也不低,旁边之人多是看热闹般注视着几人。

能来这摘星楼的,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

“禽兽派?”林如虎诧异的说道。

“怎么现在还有人取这种名字啊,罢了罢了。

岂能与畜牲一般见谅。”

张世昊猛然一拍桌子,身上的威势迸发而出,咬牙切齿的看着林如虎。

正在这时,剑拔弩张之际,旁边突然传来一声轻笑。

发出声音的,正是和这张世昊坐在一桌的一名老者。

“昊儿,平日里多是教导你。

你这修为倒是足够了,可惜道心还差的远啊,”老者笑着说道。

“怎么几句话就被别人给激怒了。”

“师尊教导的是,”张世昊连忙恭敬的回道。

“既然这位朋友没听过我们天禽派,那你便去赐教一番。”

老者满意的笑道。

“也让他好好的深刻记住一下。”

“谨遵师命,”张世昊回了一声。

随即转头看向林如虎,冷哼道:“听见没,可敢应战?”

“就你?”林如虎轻蔑的笑道。

他确实有些瞧不上张世昊,自己从小便在真武圣宗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