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在线最新推荐资源

乔安喝口水润润喉咙,接着分析血肉巨像的能力。

“神话巨像的第三个共同点,是在设计之初都被赋予了变形能力,通常具有人形和建筑物两种形态,建筑物形态主要用于作为临时堡垒。”

“冬堡的冰垒巨像,可以变成一座冰塑的堡垒,这很合理,然而血肉作为一种构装材料,天然就不适合变形,所以我也猜不出‘公主’除了巨人形态,还能变成什么样子。”

“巨像类构装体的第四个共同点,就是都拥有强大的施法能力,而且至少擅长一种神话法术。”

“巨像的施法能力与其构装素材密切相关,比如冰垒巨像就很擅长冰系法术,从同样的逻辑出发,我猜测卡吕冬岛的血肉巨像很可能擅长死灵系法术,这一点从它身上凝结的高浓度负能量就可见一斑。”

“可惜,目前我还不知道血肉巨像究竟擅长哪些死灵系法术。”

“此外,所有种类的巨像都拥有不低于50尺的庞大躯体,既不适合长途徒步行军,也不方便进出建筑物,所以巨像在构造之初就会被赋予传送能力,还可以载着自己体内的乘客一起进行远程传送,淮亚女王正是打算利用‘公主’的这一功能,率领一个中队的山丘巨人佣兵搭乘血肉巨像,直接传送到临渊堡外。”

“当然,这种传送方式无法保障绝对精确,落点通常会存在五里左右的误差,而且巨像每天只能发动有限次数的传送功能。”

“巨像类构装体的最后一个共同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它们都拥有‘定向神话反魔场’——这是巨像最可怕的能力!”

“‘定向神话反魔场’的辐射范围通常与巨像的神话阶位成正比,‘公主’是6阶神话构装体,那么它的定向神话反魔场应该可以覆盖周边600尺半径内的空间,在此范围内,除了极少数例外,其它魔法或者超自然能力都无法生效。”

“定向神话反魔场有一个豁免名单,列在名单上的法术都可以正常施展,不同材质的巨像,拥有不同的施法风格,这份豁免名单的内容也不尽相同。”

“冬堡的冰垒巨像,擅长冰系法术,而且自身免疫冰系伤害,那么理所当然的,冰垒巨像的定向神话反魔场就会对冰属性的法术网开一面。”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潇洒的短发女神

“按照同样的思路推演,现在我们已经大体断定血肉巨像擅长死灵系法术,自身又属于不死生物亚种,免疫一切死灵系法术和负能量攻击,那么理所当然的,它的定向神话反魔场就应该豁免死灵法术,这种设计方案对‘公主’有利无弊,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不这样做。”

说完了巨像的共同点,乔安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在元帅与将军们期待的目光下,继续分析血肉巨像可能具有的独门绝技。

“我刚才提到,血肉巨像类似血肉魔像,兼具构装生物和不死生物特性,那么它应该可以吸收负能量伤害,同时易被正能量杀伤。”

“然而很遗憾,几乎没有哪种运用正能量的法术射程比血肉巨像的定向神话反魔场辐射半径更远,但是血肉巨像本身却很可能擅长死灵系攻击法术。”

“这就意味着,就算我军不计伤亡代价围攻血肉巨像,好不容易把它打伤,而它只需要往自己脚下释放一道死灵法术,就能在杀伤我军的同时治疗自身,使我们之前付出的努力和牺牲都白费。”

说到这里,乔安稍微停顿了一下。

事实上,他刚才的分析存在一个细节上的漏洞。

调用正能量的法术,通常就是指神术,的确很难跨越600尺距离打击敌人,况且就算射程够远,法术一旦进入反魔场的范围也会自行消解,毫无意义。

然而乔安本人或许是一个例外。

首先,他拥有神话道途能力“高等能量替代”,可以将其它属性的攻击性奥术转换成正能量属性。

如果他对射程最远的“火球术”进行上述操作,以他当前的施法能力,可以将蕴含正能量的“光耀火球术”轰出尺外!

更重要的是“光耀火球术”以“神话之力”发动,理论上可以归入“神话法术”的行列,那么“神话定向反魔场”能否像屏蔽普通法术那样屏蔽掉神话法术呢?

在亲手验证可行性之前,乔安无法做出明确的结论。

正因为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定论,所以乔安犹豫过后,决定先不公开以“光耀火球术”对付血肉巨像的设想。

暂且抛开这个念头,乔安收拢思路,继续刚才的话题。

“去年夏天在麋鹿镇执行军事任务的时候,我和所属的连队曾遭遇冬堡的冰垒巨像,在我们发现巨像之前,对方辐射出的寒冷灵气就飘散到了数里之外的麋鹿镇,使气温急剧下降,河水冻结,盛夏时节变成隆冬。”

听乔安回忆当时的情景,洛根轻轻点了下头。作为亲历人之一,当时他也曾为麋鹿镇的气候骤变感到诧异,后来才得知是冰垒巨像散发出的寒冷魔力所致。

“一部关于巨像的古代札记指出,大多数巨像都拥有一项独特的广域辐射能力,辐射半径与其神话阶位成正比。”乔安接着说,“比如冰垒巨像是7阶神话构装体,它的特殊能力‘寒冰主宰’可以改变周边7里半径内的气候,使气温跌落到冰点以下。”

“不出意外的话,血肉巨像应该也有类似的广域辐射能力,而且很可能是某种死灵系超自然效果,虽然我还无法断言具体是什么效果,但是那很可能比冰垒巨像的‘寒冰主宰’更恶毒!”

乔安结束了对血肉巨像的分析,指挥部里陷入长久的寂静。

离淮亚女王携血肉巨像抵达战场还有三天时间,9月7日之前,米德加德一方必须想出对抗血肉巨像的策略,否则这一仗就没得打了。

西格蒙特亲王抚摸着胡须思索许久,忽然转头望向乔安。

“维达博士,我们有多少门大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