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下载app下载污免费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说话间,年轻男子的脸上浮现出一丝yin邪的笑容,目光扫过周围,当看到白芷晴的时候,眼中顿时闪过一抹贪欲之色,目光在白芷晴那张绝美的脸蛋和玲珑有致的身躯上打着转,恨不得把白芷晴吞下去。

美女,绝对的美女,冷若冰霜的容颜,少妇一般的气质,这绝对是所有男人心目中的女人,出门贵妇,床上~dang~妇。

“这位美丽的小姐好,鄙人方恒,金陵方家的少爷,不知道有没有兴趣知道的芳名。”

方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露出一副灿烂的笑容,走到白芷晴身边微笑着说道,一双目光在白芷晴的身上打着转,闪烁着强烈的占有欲和赤果果的光芒。

秦放安在听到方恒的话后,险些吓瘫在地上,恨不得冲上去给方恒一巴掌,尼玛,想死别带上我,还嫌自己的话不多吗?调戏谁不好,非要去调戏这个煞神的妻子,想死别带上我行不行。

白芷晴冷冷的看着方恒,俏脸上流露出浓浓的厌恶之色,没有理会方恒。

可是这番表情落在方恒的眼中,却让他感觉心中涌现出熊熊的火焰,他最喜欢的就是玩~弄这种贞洁~烈女了,将这种高傲的女人压~在~身下,这绝对是无法比拟的成就感。

一想到这个,方恒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身体轻轻颤抖着,他最喜欢的就是这一幕了,当那些贞洁~烈女哭着喊着让自己玩~她们的时候,那才是最刺激的。

“就是方家的人,这么说就是让秦放安把那两个女人给抓起来的?”陆天星这个时候开口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冰冷。

“不错,就是我让他抓起来的,那两个臭****居然敢打我,我看她们是活得不耐烦了,她们不是自以为贞洁~烈女吗?等老子玩了她们之后,一定让她们成为一个下贱的ji女。”

方恒冷哼一声,眼中带着强烈的不爽,身为金陵方家的人,他居然被一个女人给打了,还险些废掉的命~根~子,让他成为了纨绔圈子中最大的笑话,这简直就是耻辱,不把这两个人给玩了,他就不叫方恒。

海边的风

完了!

听到方恒那肆无忌惮的话,秦放安只觉得脑袋被雷劈了一样,嗡的一下变得空白起来,想要开口去提醒方恒,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已经咽下去了,提醒方恒,那就相当于得罪陆天星,相比于方家的可怕,陆家才是真正可怕的,在江南,陆家的人就是一群疯子。

“是吗?”

陆天星声音陡然变冷,目光落在秦放安的身上,眼中闪烁着冷芒:“秦局长,这就是不准我们保释薛曼和林倩茹两人的原因吗?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的话,我介意我的手上多一个人的命。”

感受到陆天星的眼神,秦放安的脸色刹那变得惨白起来,脸上浮现出掩盖不住的恐惧,陆天星的目光给他一种无比可怕的感觉,就仿佛被一头嗜血的猛兽给盯上了,随时有可能将他给撕成碎片。

还没有等秦放安开口说话,一旁的方恒已经开口叫嚣了起来:“解释,有什么好解释,老子让他抓的,怎么的。算什么东西,我告诉,今天这两个臭****,我一定要玩了她们,不仅是这两个臭****,身边这个女人,老子也要上……。”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办公室响了起来。

陆天星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方恒的身边,抬起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脸上。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方恒仿佛被击飞的棒球,直接飞了出去。

“啊……呜……。”

半空中,方恒的脸色扭曲,嘴巴张开,鲜血流出来,半边脸高高的肿起,几颗牙齿夹杂着猩红的血迹从嘴里掉出来,掉落在地上,显得格外的刺眼。

“三少爷,他是……。”

秦放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天星冰冷的眼神扫过,顿时浑身一哆嗦,后面话再也说不出来。

方恒此刻也完全是傻眼了,捂着脸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他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敢打他。

“……竟然敢打我,我看是火的不耐烦了,秦放安,给我杀了他,给我杀了我,我要他死。”

“方少,他是……。”

秦放安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再次被方恒给打断:“秦放安,老子不管他是谁,给我杀了他,不,把的枪给我,我要亲手杀了他,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方恒从地上爬起来,眼神阴森的走向秦放安。

“方少,这件事情要不就这么算了,他,我们惹不起的。”秦放安满脸苦涩的说道。

陆天星他压根惹不起,别说是他了,就算是江家恐怕也不敢去招惹陆天星,他今天要是敢对陆天星动手,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听到秦放安的话,方恒的脸色立刻变得狰狞了起来:“秦放安,居然让我就这么算了,我艹姥姥,我看的警察局长不想做了,信不信我立刻打电话让我爸撤了,现在我命令立刻把枪给我,我要宰了这个家伙,我要当着他的面~玩~他的女人。”

听到这番话,陆天星的脸色变得越发的冷厉起来,一丝丝阴冷的气息扩散出来:“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说了又怎么样,老子就要玩的女人,还后~入……。”

“啪!”

方恒的话还没有说完,陆天星直接抬起手,一巴掌再次狠狠的抽在他的脸上。

这一次陆天星没有任何的留手,巨大的力量直接将方恒抽的像是陀螺一样,在半空中旋转了好几圈,半边脸颊都被抽烂了,血肉模糊,重重的撞在墙壁上,顿时让他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

陆天星眼神没有丝毫的变化,一步步的走向方恒,在方恒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脚踢在了他的嘴巴上。

“咔嚓!”

巨大的力量直接将方恒下巴骨头踢得粉碎,牙齿伴随着鲜血从他的嘴里流出来,在洁白的地板上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猫咪www免费人成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安情的话让苏默默愣了愣,这点她从来没有想过,但是安情会说出这样的话,应该不是平白无故的,而且他的话听上去似乎有一定的道理,林佳雪是个极其聪明的女人,如果真的是她做的,她会留下那么多的破绽吗?

看着苏默默沉思的表情,安情继续说道:“所以默默,我不是不信的话,而是这里面实在存在着太多不解!”

“那……那会不会是她故意的呢?有一句话不是叫贼喊捉贼么?”

安情轻笑了一声,伸手揉了揉苏默默的小脑袋:“默默,变聪明了?”

“别闹,我和说认真的!”

安情伸手抱住了苏默默的身子,下颚抵着苏默默的肩膀,刚才眼里的戏谑顿时烟消云散,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认真:“默默,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放过!”

在苏默默怀疑林佳雪之前,安情真的有想过,也许萱儿已经不在了,但是,在发生了林佳雪的那件事情之后,安情确定,这根本不是简单的绑架,只怕是蓄谋已久的事情,这样,至少有一点可以保证,在达到目的之前,孩子一定是安全的!

只是,这个目的是什么?

走回安宅,苏默默回想着刚才安情的话,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收到那条短信的消息告诉安情,想了想,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是不是林佳雪,到底是谁?一个月后,她会知道的!

和以前一样,安情给苏默默放好了洗澡水,泡在安宅宛如一个小型游泳池的浴缸里,苏默默微微闭上了双眼,现在知道孩子还活着,她也没有了之前那样的死气沉沉!

在浴室里泡了很久,苏默默才慢慢的走了出来,由于时间较长,肌肤浮现着一层诱人的粉色,坐在床上看书的安情,从苏默默出来的那一刻,视线就没从她身上离开过!

气质清冷绝色美女高清纯美写真

接过苏默默手里的毛巾,轻轻的给她擦着头发,他很久,很久没有给她擦头发了,安情发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贪这个感觉!

眼眸里波光粼粼,无不涌动着一种叫做“深爱”的情绪,鼻息间隐隐可以闻到苏默默头发的香气,那是他喜欢的味道!

给苏默默吹干了头发,安情一把把她抱了起来,放在大床上,下午睡了很久,所以现在两人基本都没有什么睡意!

苏默默看着安情暗下去的双眸,以及眼眸里浮动着的熟悉的色彩,苏默默轻轻的咬了咬嘴唇,有些脸红的避开了安情的视线!

安情拉过苏默默的小手,放在嘴边轻吻着,双眼却紧紧的锁定着苏默默!

“默默,可以吗?”

苏默默当然知道安情问的是什么,这是安情第一次在这件事情上问她的意见!

可以吗?

他想她,很久了!

她呢?又何尝不是?

只是孩子还下落不明,苏默默哪里有那个心思,所以一直以来安情都没有碰过她,可是现在他眼里翻滚着的浓浓情yu,苏默默看在眼里,他还在询问者她的意见,苏默默说不上自己现在心里是怎样的感觉,随着直觉走,点了点头!

得到了苏默默的应允,安情不在压制着自己,早在看见她的那一刻,他就想把她拆吞入腹!

吻,从额头落下,一点一点……

安情动作轻柔得宛如在碰的是一件易碎的稀世珍宝,重不得一点点!

不,苏默默对于安情来说,本来就是独一无二的珍宝……

夜色渐深,房却间里,暧昧的声音此起彼伏……

苏默默不知道过了多久,安情一直抓着她不放,直到最后完全体力不支,沉沉的睡了过去……

最后一次结束后,安情爱怜的抱着苏默默走进浴室,给她清理了身子,苏默默白皙的身上,布满了青紫痕迹,安情心疼的吻了吻!

今晚,他是有些疯狂,她,总有这个能力,让本来并不重yu的他,为她疯狂……

清洗完了之后,安情贴心的给苏默默揉了揉身子,不然,明天一早,她一定会很酸疼!

苏默默是真的累惨了,安情做完这些,她都一点反应都没有,睡得很沉很沉!

睡眠灯下,安情静静的看着苏默默,他们已经结婚那么久了,可是对于她,安情永远看不够!

苏默默的皮肤有专人负责护理,所以纵使过去了那么多年,她的皮肤还是像十八岁少女那样粉嫩,身上散发着她独有的香气,在安情眼里,那是这世上最好闻的香水!

凝视了苏默默很久,安情才抵不过睡意,不舍的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每天闭上眼睛时,最后一眼看见的是自己深爱的人,每天睁开眼睛时,第一眼看见的也是自己深爱的人,这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苏默默早上醒来的时候,抬起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便是安情放大的俊脸!

“默默,早!”

苏默默没有理会安情,明显她还没有清醒过来,动了动自己的身子,纵使安情昨晚已经给她轻揉过,苏默默还是觉得自己像是被车压过,散架了一样!

翻了个身子,继续闭上了双眼!

昨晚清洗完了之后,安情并没有给苏默默穿上睡衣,所以此时此刻的苏默默,由于翻身,唯美的后背悉数落在了安情的眼前,顿时,安情觉得身子一紧,某处似乎又蓄势待发了……

不得已,安情轻轻的翻身下床,走进浴室,冰冷的水从头顶浇了下来……

苏默默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太阳高照,好不容易撑起身子,拿过睡衣穿上,苏默默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有些沉!

看了看床头柜上的时间,整个人顿时清醒了过来,一把把钟拿了过来,苏默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不是自己眼花,现在竟然已经快下午两点了!

天哪,自己是睡了多久?

撑着身子走进浴室,泡了个澡出来,苏默默才觉得身子舒服多了,但是很饿!

换了衣服,苏默默这才注意到安情留下的字条,拿起来看了看:“默默,午安!”


丝瓜草莓视频app污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余音落下,全场死寂无声!

权清清略微看了权谨一眼。

如此熟悉的语气,竟然令权清清差点觉得……面前的这个女生更加像她的师傅。

“够了!”

站在不远处的七曜终于出声,他站出来,面向着权家众人和权清清,以及一遇到权谨的事就不知道怎么处理的上爵。

“这里是D级学院,不是权家!”

七曜站出来,开口道:“权家的事情,何须让其它人来证实观看,不嫌丢威严吗?!”

“先把小七和权小姐打入地牢。”

“其它的,权家会议上见!”

终于有一个人站出来主持公道。

可是这个公道,表面上却如此地扎人心。

文艺范少女手捧鲜花俏皮双马尾清纯写真图片

权谨亲耳听到七曜在无情地说,先将她和小七打入地牢,其它的,等权家会议上见!哦,还有,七曜还留下了一句话儿。

“既然女皇陛下已经回归,那么还麻烦各大势力的族长。”

“帮本使臣通知所有一级家族以上的掌权人,三日后,进行上位典礼!以免暗地里某些人,对生死薄和皇位蓄谋以久。”

七曜这一句话指说的是谁。

在场没几个人知道。

权清清没有任何的反应,她就像听不懂七曜后面的话一样,只是抬头看了眼上爵,很尊敬地问:“七曜大人这个解释方法。”

“师傅觉得怎么样?”

上爵没有回应。

反倒是一旁的权谨,连握紧小七的手掌,边微笑地抬头。

她眼底那种笑,笑得坦荡而无畏,笑得深沉而自信。女生潇洒地一转身,头发轻扬飘起,余光轻瞄了眼权清清和上爵。

最后落在七曜身上。

“可以。”

“那我就等使臣大人和权家最后的答案。”

“权谨还是那句话。”

“小七生性顽固、喜怒于表,还请各位长老多包容,如果各位实要计较,那么这江山的天,权谨能给女皇,依旧能灭个干净!”

女生走了。

被一群权家守卫,包围成圈,然后朝着权家地牢的方向而去的。

她走得干脆又利落,半点都不像是去入狱,反而像是走个过场。

她右手拉着小七,小七跟着权谨的脚步一直走,走到一半的时候,他不由低下头,看着拽着自己手腕的主人,她的右手臂上……

“姐姐……”

“是姐姐……”忽然唤出两个字。

权家守卫顿时发出一声轻讽。

到了现在,还说这个女生是女皇?

疯了吗?

“我不是想的那个姐姐。”权谨放慢脚步,余光看了小七一眼,接着就否定掉自己的身份。

她不是;

就不能给小七希望。

“不!”

“是!”

小七死死地盯着权谨的右手臂,也就是手腕上去十厘米的位置。

他像是看到什么极度不可置信的画面一样,眼底布满了惊喜、激动、恍然,甚至那双腥红的眼睛在下一瞬间就被眼泪涌满。

“在看什么这么激动?”权谨忽地察觉到了小七的反应。

“是姐姐!”

“就是姐姐!”

见到小七突然死咬着自己的身份,权谨不由微拧眉,顺着小七的角度看下去。

从自己拽着小七的手腕。

往上移。

慢慢地、慢慢地往上移,接着,权谨那漆黑发亮的瞳孔里,便蓦然撞上右手腕偏上十厘米,那…….


丝瓜直播app官网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宋春丽让刚从国外回来的宋美玉来找江瑞,她没想到江瑞不但没让人进门,还把人给踹出去了,宋美玉捂着肚子去江家时,她差点气疯了,于是一大早就带着人来算账。</br>

   </br>

   “怎么能这么对表妹?”宋春丽冲进来劈头盖脸的开骂,“美玉在这住几天怎么了?怕什么?是不是这个女人不让?她又凭什么?”</br>

   </br>

   陈晨无辜躺枪,她耸了耸肩当没听见,继续啃着苹果看电视。</br>

   </br>

   “姨奶奶,别这样,不是表哥的错!”</br>

   </br>

   呵呵,陈晨看了宋美玉一眼,不是表哥的错,那就是我的错了?</br>

   </br>

   宋美玉在她的眼神下目光有些闪烁,却还是继续说:“好像是陈晨的朋友住在这,所以住不下了。”</br>

   性感私房内衣

   </br>

   “什么朋友?不三不四的男人都往家里带,怎么当人家老婆的?”宋春丽凶狠的盯着陈晨,恨不得撕吧了她。</br>

   </br>

   陈晨指了指江瑞:“那个不三不四的男人,是他的弟弟。”</br>

   </br>

   “赢家的人?”宋春丽马上反应过来。</br>

   </br>

   宋美玉捂着嘴,知道自己这次点错了炮,她不太清楚江瑞养母那边的事,只知道姓赢。但那又怎么样,养母而已,早就跟江瑞没关系了。</br>

   </br>

   “原来是表哥的弟弟啊!”她天真的笑了笑,“那也算是我的弟弟了,我跟他商量商量,让我住进来!</br>

   </br>

   江瑞一直没吭声,陈晨正暗中咒骂他,就听到门外传来整齐的脚步声,五六个穿着特警制服,全副武装的兵哥哥走进来。</br>

   </br>

   “报告首长,一班接到命令,请指示!”</br>

   </br>

   江瑞指着宋春丽跟宋美玉:“这两个人意图刺杀我,将她们带回去审问,如果不配合,就关进黑屋。”</br>

   </br>

   “……说什么?”宋春丽气得浑身发抖,“我是奶奶!竟敢这么对我?”</br>

   </br>

   宋美玉挡在前面冲着几个特警喊:“们干什么?们敢动我姨奶奶,江民爷爷不会放过们的。”</br>

   </br>

   陈晨以为那几个兵哥哥会顾忌,谁知道人家就当没听见,直接扭着两个人的胳膊就走。</br>

   </br>

   “江瑞这个白眼狼,害死我儿子,现在还敢这么对我,江家白培养了,这个畜生……”有个兵哥哥估计是江瑞的脑残粉,就想去堵宋春丽的嘴。</br>

   </br>

   “让她说。”江瑞冷笑的走过去,憋了那么多年终于爆发了,他更不会给面子,“我是畜生,是什么?”</br>

   </br>

   宋春丽恶狠狠的看着他:“我今天就让他们把我带走,我倒要看看怎么跟爷爷交代!”</br>

   </br>

   陈晨看着两个女人被带走后小声问:“这是不是有点不合适?”</br>

   </br>

   “没什么不合适的。”江瑞把门关上,“我说过了,我的家不是随便什么玩意都能进来的。”</br>

   </br>

   “那是奶奶……不是随便玩意。”陈晨嘟囔。</br>

   </br>

   江瑞瞟了她一眼:“明天就要去学校了,不用备课?”</br>

   </br>

   “我都备好了!”</br>

   </br>

   “确定?”江瑞挑着嘴角,“现在的学生都很聪明,到时候丢了人被开除我一定会笑的。”</br>

   </br>

   陈晨站起来就往房间走,路过江瑞身边时,故意踩了他一脚!</br>

   </br>

   江瑞看着气呼呼像个小兔子似的陈晨,嘴角微微上翘,进了书房。</br>

   </br>

   回到房间的陈晨一边备课,一边幸灾乐祸的等着江瑞被他爷爷收拾,结果中午团子都回来了也没动静。直到快吃晚饭的时候,江瑞的电话响了。</br>

   </br>

   他正在厨房里煮面,接起来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等到四个人饭吃到一半,江谦人来了。</br>

   </br>

   “把妈抓起来了?”江谦人一进来就问。</br>

   </br>

   陈晨吃了一惊,忍不住问:“不知道?”</br>

   </br>

   江谦人一看她的这话脸立马黑了:“真把奶奶关起来了?”</br>

   </br>

   今天一大早荣春丽就在家里骂江瑞,江民懒得理他,直接去部队了。江谦人不敢走,劝了宋春丽半天。后来见宋春丽冷静下来,才离开家。</br>

   </br>

   结果他刚刚回去,家里的阿姨说宋春丽带着宋美玉上午出去到现在都没回来。他觉得肯定是来找江瑞了,就给江瑞打电话,结果江瑞在电话里说让他去特警连要人。</br>

   </br>

   “想把老头子急死啊?这么丢人的事闹大了江家的脸都没了。”江谦人急的团团转,要是让江民知道这事,老头子非气死不可。</br>

   </br>

   江谦人指着江瑞:“赶紧,趁着还没人知道,赶紧把人送回来。”</br>

   </br>

   “她们闯进我家意图不轨。”江瑞一副跟我没关系的模样,“自己去接吧。”</br>

   </br>

   江谦人被他气笑了:“一个老太太能对有什么不轨?我去接?那些兔崽子要是听</br>

   我的,我还在这跟废什么话!”</br>

   </br>

   “团子吃饱了吗?我们带黑子去散步!”陈晨不想让女儿听这些,团子点点头,给黑子套上牵引绳,拉着陈晨的手出去了。</br>

   </br>

   赢成又吃了一碗面,看看江瑞,又看看江谦人:“哥,差不多行了,关一天了都。”</br>

   </br>

   “我打算关三天。”</br>

   </br>

   江谦人一拍桌子:“那是奶奶!”</br>

   </br>

   “她要不是我奶奶,现在就是块墓碑了。”</br>

   </br>

   赢成呵呵笑了:“下次她再来不用动手,我就把她赶出去,要是让妈知道在江家被欺负……”他瞟了眼江谦人,这个男人为了辛晴到现在都没结婚,估计这辈子都要一个人了。</br>

   </br>

   谁敢欺负他啊……江谦人叹了口气:“小瑞,把奶奶送回来吧,我保证她不会再来找了。”</br>

   </br>

   “无所谓,不怕她变成墓碑,就尽管来。”江瑞拿起电话。</br>

   </br>

   江谦人亲耳听见他说把人送到军区大院门口,才放心的离开,同时也松了口气。江瑞的手下嘴都很严,没有他的命令是不会出去乱说的,这事就算压下来了。</br>

   </br>

   结果他忘记了宋春丽身边还有个脑残女人。</br>

   </br>

   宋春丽自从嫁给江民,走哪不是被人供着,她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老头子的下属审问,明明知道她的身份,却把她关在小黑屋里一整天,连口水都没给喝。</br>

   </br>

   “妈……”江谦人在把她扶下车,宋春丽一脸疲惫,往日高贵的形象也没了。但她也知道家丑不可外扬,憋着口气准备回家再说。</br>

   </br>

   宋美玉憋屈一天了,这会见到江谦人,又见那些当兵的跟江谦人敬礼,顿时就开始哭诉:“叔叔,要为我们做主啊!他们关了我们一天,不过饭吃,也不给水喝,连电话也不让打。”</br>

   </br>

   “江爷爷是什么身份,他们分明没把江家放在眼里。”</br>

   </br>

   “闭嘴。”宋春丽本来就憋着火,听到宋美玉这么不分场合差点气晕过去,宋美玉被这么一吼,吓了一跳,讪讪的抹了抹眼泪,不敢吭声了。</br>

   </br>

   可是她刚刚那么大喊,已经吸引了人的注意,这个点院里好多老人都在散步,三三两两的围着他们看。听到周围传来的声音,宋春丽再也受不了了,两眼一翻昏了过去。</br>

   </br>

   第二天,整个军区大院都知道宋春丽被自家孙子关了一天,江民连象棋都不敢跟人下了,成了所有人的笑话。</br>

   </br>

   “丢人,真丢人!”江民怒气冲冲的在家里转圈,“好好的去找小瑞干什么?他什么样不知道?非要逼着他把最后一点情亲都磨灭掉?”</br>

   </br>

   荣春丽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听到江民的话哭着喊:“还有什么亲情,他从来没有把我当成她奶奶,有把自己奶奶关起来的孙子吗”</br>

   </br>

   “他没把当奶奶?”江民痛心的说,“问问自己,有把那孩子当孙子吗?从他回到江家,就处处找茬,逼着那孩子搬出去就算了,他的私生活还要干预。”</br>

   </br>

   “春丽,他是的孙子啊!我把对儿子的感情全部都放在那孩子身上了,可呢?”江民越说越生气,“是不是他死了才罢休?”</br>

   </br>

   宋春丽气促的呼吸,不服气的瞪着眼睛:“我让美玉去找他,也是为了他好,我有错吗?”</br>

   </br>

   “妈,小瑞已经结婚了,让一个女人跑到人家家里去,觉得没错吗?”江谦人实在忍不住了,也说了两句。</br>

   </br>

   “他娶的是什么女人?我不会同意的。”宋春丽执迷不悟的喊。</br>

   </br>

   砰!江民把桌上的花瓶砸到了地上:“小瑞娶谁是他的自由,今天就算他没娶陈晨,也轮不到们宋家那些不入流的晚辈!”</br>

   </br>

   “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家?”宋春丽站起来歇斯底里的喊,“当初就是个兵蛋子,没有我们家支持,能有今天的地位?现在嫌弃我们了,的良心让狗吃了?”</br>

   </br>

   “宋春丽,们家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我最后一次警告不要再去管小瑞的事情,不然就滚回宋家去!”</br>

   </br>

   陈晨并不知道江家已经翻了天,她正紧张的坐在江瑞的车里。</br>

   </br>

   “害怕的话可以不去。”</br>

   </br>

   “谁说我害怕了?”陈晨嘴硬。</br>

   </br>

   江瑞看了她一眼:“那就赶快下车,我没时间跟耗在这。”</br>

   </br>

   陈晨撇撇嘴,打开车门跳下来,一口气朝学校跑去。</br>

   </br>

   “顺拐了!”江瑞喊一声,就见陈晨啪一下,摔到地上……</br>

   </br>

   已经跑进学校门口的陈晨从地上爬起来,远远地冲着江瑞做了个鄙视的表情,然后转身就跑。江瑞在车里看着她,直到她进了办公大楼,才发动车子。</br>

   </br>

   </br>

   </br>

   </br>


樱桃直播app入口高清无删减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们回去说好不好?”

   男子低声的说着,语气里却带着一丝怒意,简小微微的笑了笑,虽然她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样当街和自己丈夫吵起来,也确实不给男人面子,算了这些不是她该管的事情!

   “我当初说要婚前体检,不同意,结果呢?我白白受了三年的罪,这三年来,对我吆五喝六,高兴了给颗糖吃,不高兴了随手就是一巴掌,是我的问题,我就认了,现在不是,我告诉我受够了,我要离婚!”

   周围的人都在窃窃私语着什么离婚啊,家暴啊这些,简小的重点却放在了“婚前体检”这四个自字上,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简小想起自己在安宸办公室里见到的婚前体检,那份是安宸的,他什么时候去做的,她不知道,可是这种东西不是应该两个人一起去的吗?为什么安宸没有告诉她呢?

   哪有婚前体检只做一个人的?简小看了看手里的资料,简涛的罪证她已经找齐了,接下来只要告上法庭,等着法院的宣判就可以了,这件事情告一段落了,依照之前和安宸说好的,那么他们的婚礼也应该提上日程了!

   简小想了想,安宸没有告诉她,大概是怕她不会同意吧,毕竟因为这种事情,原本要结婚的两人最终分道扬镳的事情,简小还是见得多了!

   既然安宸怕她不愿意,不告诉她的话,那她就自己去体检吧,反正安宸已经体检过了,她也看了,没有什么问题!

   所谓择日不如撞日,简小抬头看了看这家医院,她不能去Eeror旗下的医院,不然安宸肯定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到时候等她把体检报告放到安宸的面前时,他会是怎样的目瞪口呆,简小想想就觉得一定会很搞笑!

   这么想着,简小大步的走进了医院……

   “小姐,您是一个人来做婚前体检?”

   接待简小是一个看上去年纪有些大的医生了,面对她疑惑的眼神,简小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开口解释道:“我男朋友在国外,他…。。他在国外做,我就在国内做了,所以……我一个人来的!”

   性感私房内衣

   “原来是这样!”

   老医生在处方单上刷刷刷的写了好多简小看都看不懂的字,然后递给她说道:“出门右转第三间,把这个交给护士,就可以了!”

   “好的,谢谢!”

   有些检查因为要求要空腹,所以简小今天也只做了一半,走出医院的时候,原本聚集在大门口外面的人已经散开了,而在那吵架的两夫妻也不见了,简小没有多想什么,便离开了,明天要提交案子,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和安宸吃完饭之后,简小才一回到公寓,便一头扎进了电脑里,安宸也还有一些公务要办,然而等安宸办完事情,甚至还开了一个一个半小时的视频会议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发现简小还在很忙很忙的样子!

   抬手看了看时间,安宸顿时皱了皱眉,已经快十二点了,她竟然还没洗澡!

   “….”

   “嗯?”

   “该睡觉了!”

   “先睡,我还有点事,弄完再睡!”

   简小说话的时候,双眼一直紧紧的盯着屏幕,完全没有看安宸一眼,这让安宸顿时不爽了,三两步走了过去,一把把简小拉了过来,握住她的双肩,眼神淡淡的扫了一眼屏幕,不悦的说道:“,屏幕很帅吗?”

   “啊?”

   简小愣了两秒钟,眨巴眨巴了眼睛,反应过来安宸话里的意思,顿时笑了出来,伸出细长的手指戳了戳安宸的心口处:“宸少爷,不是连电脑的醋都要吃吧?”

   听着简小话里的调侃,安宸沉了沉眼眸:“简小姐,知道现在几点钟了吗?”

   简小扭头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确实不早了:“十二点,怎么了?明天周末可以晚起的!”

   “简小姐,知道现在该做的事情是什么吗?”

   “嗯?什……啊……”

   简小话音还未落,整个人就被安宸横抱了起来,大步的向楼上走去,看着安宸双眸里熟悉的危险目光,简小自然明白他的用意,双腿微微蹬了两下:“安宸,我还没有洗澡呢!”

   安宸快走到chuang前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挑眉看了看简小,脑子里回想起一个画面,不由勾了勾嘴角:“也对,先洗澡!”

   直觉告诉简小,安宸一定在打什么坏主意,而事实上,十分钟后,她就知道了……

   安宸把简小放了下来,还贴心的给她拿了睡衣,简小狐疑的看了安宸两眼,只见男子一如既往的淡定从容,莫非是她的错觉吗?

   为什么她总觉得有点怪呢?

   简小拿了睡衣走进浴室,除非身子非常疲倦的时候,一般情况下简小不喜欢泡澡,觉得浪费时间,所以她一般都是淋浴,褪去自己身上的衣服,简小站在花洒下,温热的水从头顶倾泄而下……

   突然门口传来动静,简小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水渍,转头一看,只见安宸自己开门走了进来,而且还慢条斯理的在脱着自己的衣服,简小顿时愣住了,三秒钟后才反应过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他进来做什么?要洗澡吗?

   不对,现在的重点是,她现在完全的一丝不挂……浴室的灯还那么的明亮,纵使有水蒸气模糊了视线,却也根本什么都遮不住啊….

   清楚的意识到这点之后,简小顿时要去抓浴巾来围住自己,只是不等她的手接触那块柔软的浴巾,纤细的手腕便已经被安宸给抓住了,此时的他,已经和她一样,浑身上下光溜溜的……

   简小顿时闭上了眼睛,她可不想看见什么不该看的……

   “安……安宸,要干嘛?”

   “来浴室,自然是洗澡!”

   “……要洗澡,我……我让!”